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時光之城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時光】落花風(同題·散文)

精品 【時光】落花風(同題·散文)


作者:黃昏星 白丁,54.30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1033發表時間:2019-06-14 16:03:26

【時光】落花風(同題·散文)
   我第一次得知法源寺,源自李敖的一篇以法源寺為名的歷史小說,這是部極具思想內涵的歷史百科式書籍,涉及故事可以追溯千年,涉及人物之眾之廣,令我對法源寺這個地方生出神秘又向往的感召力。帶著這部書中未完的故事,我拓開了法源寺這道神秘之門。
   初夏,微風輕拂。宣武門外教子胡同,人們和平常一樣,散散步,下棋,笑談,一切都是那么的恬靜美好。走著走著,發現法源寺前街7號醒目的門牌,以及國家重點保護文物單位的字樣才提醒我,這里就是法源寺。
   進入法源寺,松柏,憎侶,佛像,丁香,楹聯,碑刻一一映入我眼中,我仿佛聽到這座寺廟的無言之言,訴說著生死,命運,因果,精神。其中人們最喜愛在憫忠閣賞花,這里丁香是寺中最為爛漫的地方,但是我更喜愛憫忠閣的肅穆和莊嚴,憫忠閣有楹聯,“憫公難憶神州昔日總塵劫,忠臣常頌華夏今朝盡和諧。”站在憫忠閣臺階前細讀這楹聯,我心中有一絲激昂與傷感,更多的是一種敬佩,清徹,單純。那時的歲月山河,忠將義士的背影,我再也無法看到了。待我緩過神來,法源寺清風拂過,只見腳下破碎,搖晃的影子和幾片凋零的丁香。
   法源寺前身是憫忠寺,唐太宗攻打高麗失利為紀念亡靈冤魂而建造了憫忠寺。從此憫忠寺成為忠義將士的安魂之處。一千多年了,建造憫忠寺時代的所有建筑,不復存在了,只留兩個蓮瓣形的青石柱礎,令人無限想象這前世今生。
   北宋靖康元年,金兵攻破汴梁城,掠走“徽欽二帝”。北宋亡,宋欽宗被囚禁于憫忠寺。宋欽宗被囚禁在寺中備受凌辱數月之久。此時此刻,他的身世如落花,隨風飄零。
   憫忠寺這兩年只是花開花落,外面的世界早已物是人非。烏衣巷的燕子不知歸何處,諸侯的玉堂已是芳草萋萋。街上流浪的文士又吟起了《代悲白頭翁》:“洛陽城東桃李花,飛來飛去落誰家?洛陽女兒惜顏色,坐見落花長嘆息。今年花落顏色改,明年花開復誰在?已見松柏摧為薪,更聞桑田變成海。古人無復洛城東,今人還對落花風……”此時此景,想起殺岳飛、罷李綱,欽宗淚水不由自主地嘩嘩落下。
   逝者如斯,曾經的舉杯邀月都已成為了夢中人生百花里的一段詞,一卷畫。今天再看到千年高齡的大白皮松,依稀想象遼宋的過去往事。宋欽宗的影子仿如樹影婆娑,安靜的,卻是惘然地落寞著。在清風中我突然有一番領悟,花有開落,人有生死,其實世間萬物的命運大抵是相同,不存在命運優劣,等級之分。財富,權利和災難從來都不是命運外表的裝飾品,命運的本質應歸于真,美和時間。真誠,自然地順應自己的內心活著,就不會怕世間一切苦難和誘惑,像一朵花一樣,開的燦爛,死也是一種美的姿勢,命運和靈魂始終自由,不會被凡俗所囚禁。
   宋朝是民族危機最為深重的時代之一。忠良、國土成為權貴者與侵略者的交易談判籌碼,為換為一時茍延殘喘,不擇手段。但是他們知道,縱然不可為之也要為之。岳飛、文天祥、謝枋得、辛棄疾、陸游等一大批氣吞殘虜的愛國忠將義士登上了殘酷的歷史舞臺。他們是那個時代里綻放的一朵奇葩,如果說春天里的飛花飄零是傷感的話,那么春天里沒有飛花飄零又是何等的悲哀!
   公元1276年正月,元軍進攻南宋江東地區。謝枋得親自率兵與元軍展開了一場血戰,終因孤軍無援而失敗。三月,元軍占領南宋首都臨安,并將宋端宗、太后全氏、太皇太后謝氏俘往元朝上都,謝氏曾寄詔書命令南宋臣民降元,但謝枋得拒絕降元。五月,新帝即位,謝枋得被任江東制置使。于是,他再次招集義兵,繼續進行抗元斗爭,但終因寡不敵眾而失敗。由于元兵的追捕,他隱姓埋名,遁入窮山野嶺,吃野菜,披麻衣,穿草鞋,元軍五次誘降都被他嚴詞拒絕。不久,謝枋得被迫北上大都,關押在憫忠寺。其間,謝枋得讀寺里的碑文,被一名女子忠節清烈所震撼,更是想到南宋已是回天乏術,妻子和女兒也在小孤山戰役中自殺身亡,枋得仗履善節義而絕食。數日后,枋得在寺內悄悄地離開了人間,就像花兒一樣悄無聲息地飄落了。
   花潔,不沾一塵。枋得曾言:“君臣以義合者也,合則就,不合則去。”枋得的忠并不是愚忠;義,并不是虛名。因為枋得所忠于的只是祖國和人民,只是一種純粹的理想。一種純粹的理想還要背負是非,黑白和功過之分,那么活著又何其痛苦!現在一些人言及宋朝理學,常拿謝枋得等人判為愚忠,搞個是非,水落石出的所謂真相。我想說的只要你站在憫忠寺感受這里清風與落花,再理解他的理想,他的話,一切不言而明。
   拾起大雄寶殿前幾片丁香花瓣,從香氣,色彩,形狀,我知道這里花與其他地方,其他品種的花都不一樣。這里花兒色彩濃郁又格外的清澈。周敦頤愛蓮的清直,陶淵明愛菊的恬淡,王安石愛梅的潔白,而我唯獨愛憫忠寺的丁香海棠的忠烈,開的爛漫,死的悲壯。
   清風可以帶走一切關于朝代的故事,江湖之遠,落英繽紛。憫忠寺懷抱在古柏之中,一片清幽,這里青磚鋪地,我無法在這里快步直走,仿佛每一步要掉進黑夜的深潭,失去魂似的。在古柏之下,蒼茫與滄桑之感彌漫我心間。過去這么多人,發生了這么多事,如今,我只能獨自一人在千年之后靜靜地聽清風歌唱,看落花起舞。追憶之中,我愛也恨,時空的深井里剩下的只是思念的繩索,抬頭盼希望,盼失望,盼絕望。
   明萬歷十年,大政治家張居正走了,人亡政息。萬歷四十五年,努爾哈赤起兵攻明,明屢戰屢敗,廣寧一戰,王化貞的十三萬軍更是全軍覆沒,明遼東四十余城盡入后金手中,明陷入了建朝以來最大的危機,這時袁崇煥登上了悲壯的歷史舞臺。袁崇煥二次二落,屢次以少勝多,力挽狂瀾卻被朝中之人常常嫉妒,彈劾。他手拿崇禎的尚方寶劍鎮守邊關,卻被皇上賜予凌刑;曾軍民一心抗清,最后被愚民活剮食肉,止剩頭顱和尸骨。幸有一位佘性義士冒死收殮袁崇煥的頭顱,在夜色下偷偷潛入憫忠寺,懇請法師為袁崇煥超度。
   今天我難以想象在半夜時分惶恐慌亂的身影如何敲響佛殿的大門,誰也沒有時間的真相,只有花兒見證了悲劇。余秋雨說過:“沒有悲劇就沒有悲壯,沒有悲壯就沒有崇高。”我想很多人理解錯了崇高的真正含義,崇高不是指天邊的星辰,遙不可及,高不可攀。崇高是有尊嚴,勇敢地活著,即使死了也是活著,因為他有自己尊嚴,人格。
   無論是飛的,跑的,游的,世間所有的東西終有一天都會像落花一樣回歸祖國的山河大川,“質本潔來還潔去,強于污淖陷渠溝”,潔白的東西,無論你將它棄于溝渠,還是烈火焚燒,粉身碎骨也無所畏懼,自有浩然正氣,人間清白。
   許多年后,憫忠寺更名為法源寺。春日寺內的花兒嬌艷欲滴,法源寺的花事聞名京城。紀曉嵐,林則徐,黃仲則,龔自珍等一大批文人雅士前來賞花賦詩,一時之間,法源寺熱鬧非凡,成為名人和權勢者哀嘆春光短暫和抒發個人心中愁苦的名勝古跡。
   《蘭亭集序》有曰;“向之所欣,俯仰之間,已為陳跡,猶不能不以之興懷,況修短隨化,終期于盡。”王羲之有感于人生苦短,應該留有些給歷史,給后人。今天我亦有此感,我想將法源寺的那些事那些人告訴更多的人,讓更多的人領略感悟法源寺千年風雨一直活著的生命,精神。生命為什么活著,那是有無數的人去繼承這種精神,弘揚,乃至用生命去演繹,去詮釋。
   每當夕照法源寺古林之時,清輝沐浴,山河趨向壯麗。眾峰,飛鳥,落花在沉日的蒼茫中有了歸宿。萬物有了自己的軌跡,宿命,人們遵循自我的內心深處,崇高的想法活著,就不懼怕時間的腐蝕。歷史的長河能沖刷一切往日的痕跡,歷史能遺存的只有尊嚴和人格,自此一些人,一些事在神州大地誕生了新的生命,民族精神由此萌生,發展和壯大。
   憫忠閣往北面是毗盧殿,再往北就是觀音殿。據記載,觀音殿楹聯的原聯是:“花雨靜飄空色外,心珠常印摩尼中。”后來乾隆撰寫了新的楹聯,殿中高懸的“存誠”則是康熙為當時法源寺住持受璽所書的匾額。觀音殿曾是香火旺盛,梵音朗朗的地方。今天,我看不到誦經的人群了,只有冰冷的歷史石刻、經幢。昔日的梵音,好像遠去了,又好像近了。我在回憶與想象之間,傾聽風中翅膀落地的聲音,比落花更為美妙,輕微。
   多年前,觀音殿的梵音飄雪掛月,正直,和雅,清徹,深滿,周遍遠聞。夜里風中夾雜著淡淡花香,寺中梵音一如既往,直到某天,梵音不只是朝鐘暮鼓,經書之言還夾雜著蒼生,國家,黎民之聲。深夜里,觀音殿的燭光之下兩個影子搖搖晃晃,像是一場對戲。是的,人生如戲,戲如人生。譚嗣同用鮮血演繹了這場盛大的戲,這場戲的舞臺是相距法源寺二里地的菜市口,觀眾是來自九州的四萬萬名的中華兒女。他仰天大笑一聲,仿佛是神州大地的一聲驚雷,黑夜里劃過道短暫的光芒,一些沉睡的人終于驚醒過來。戲終人散,沒有人鼓掌也沒有歡呼,這天晚上他在法源寺早早地睡著了,觀音殿的燭光之下全是紙錢味。而觀音殿外,“花氣微醒,秋心零落”。
   “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英雄,是把名字寫在落花上的人。靈魂,一旦觸及悲傷就會哀喚煙火迷離中的死亡,只有死亡能逃脫世間的流逝和消亡。從此,美從一個故事,一個人蛻變成為歷史,一種永恒的精神,激勵無數的后人。
   將近傍晚,天空下過了一場雨,風停了,地上卻滿是殘碎的花兒。是啊,風停了,雨停了,花兒還是會一如既往地開落,而壯麗不朽的事物仍將接踵而至。我走出法源寺正門回頭一望,心中一時感想。

共 3625 字 1 頁 首頁1
轉到
【編者按】唐貞觀十九年唐太宗李世民為紀念跨海東征中死難的將士,在幽州(今北京)城內建一座寺廟,即憫忠寺,后改名法源寺。悠悠歲月,幾經災難。“歲喚狂朋三十度,春風欲放海棠顏。”至清代,寺內花事勝景引無數文人墨客慕名而來,駐足于此。一首宋詞說的好:“三分春色二分愁,更一分風雨。花開花謝、都來幾許。”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清風拂過,只見腳下破碎,搖晃的影子和幾片凋零的丁香。落紅一片,化作春泥更護花。那些青史留名的人和事不是和花一樣嗎?開了,落了,又開了,仿佛眼前。古人無復洛城東,今人還對落花風。觸景說史,沉甸甸的思考隱于其中。好文,小編傾情推薦共賞。【編輯:薛志成】【江山編輯部·精品推薦201906160014】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薛志成        2019-06-14 16:19:31
  沒去過法源寺,第一次聽法源寺是讀這篇唯美的散文才知道的。
   一座寺廟,述說曾經的往事。一場花事,歷史的片段交織在一起。
   我一直在猜測想象,哪一天我也去了,又是怎樣的心境。
   好文,問候小周,夏安!
空山新雨后,天氣晚來秋。 明月松間照,清泉石上流。 竹喧歸浣女,蓮動下漁舟。 隨意春芳歇,王孫自可留。 --------【唐】王維
2 樓        文友:黃昏星        2019-06-14 18:08:03
  謝謝薛老師的精心編輯。人間四月天,是去法源寺賞花的好季節。
生命中所有的燦爛,終要以寂寞償還的。
3 樓        文友:鴻漸于陵        2019-06-15 19:36:46
  見過許多懷古文,猶喜這篇《落花風》,與作者的心境融于一體,不著痕跡,收放自然。一曲落花風,蒼勁與蒼涼。
我沒有個性,所以不簽名。
回復3 樓        文友:黃昏星        2019-06-16 08:33:59
  謝謝鴻社的點評,敬茶。
4 樓        文友:一朵回憶        2019-06-16 10:19:03
  站在今天回望的是昨天的悲壯抑或蒼涼,歷史久遠,追憶評說。如觀景賞花,風起花落,徒留一曲落花風。
   小周的詩寫得好,散文也是一鳴驚人哦。
   迎風奔跑吧,少年!
時光是一朵清澈的回憶
回復4 樓        文友:黃昏星        2019-06-16 15:16:02
  一朵姐是我散文的指路人,謝謝你。
5 樓        文友:臨雨聽琴        2019-06-16 11:02:41
  落花風,好一個懷古論今的散文,讀文,讀一種情懷,述一種心境,文章的深厚在于一種探尋,學習了!
回復5 樓        文友:黃昏星        2019-06-16 15:21:49
  咱們在這悠悠時光里,臨雨聽琴,看花起舞,品茶論文,不亦樂乎。我們與時光共赴天長,相約地久。
6 樓        文友:雪飛        2019-06-19 12:11:54
  讀小周的文,能感覺這篇散文的厚重。此文重不在游,在學,在思。我一直在想散文的脈絡應怎樣走,讀了這篇,似乎明白了些。
   第一篇散文寫得這么棒實在讓我佩服!看來小周讀了不少關于歷史與文學的書,至少我在這篇文下讀到很多名字。學者型散文,起點就這么高,贊!
回復6 樓        文友:黃昏星        2019-06-19 17:20:15
  謝謝雪飛姐的鼓勵。散文上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我還得加油,向你們學習。的確我喜歡看史書,文學類的書,各類型的書平時都有看看,有一些小感悟,小收獲述以筆尖。
共 6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518娱乐城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