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淡雅曉荷 >> 短篇 >> 江山散文 >> 【曉荷·凡】老樓里(散文)

絕品 【曉荷·凡】老樓里(散文)


作者:風土人情 布衣,495.95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19187發表時間:2019-06-23 15:36:55

【曉荷·凡】老樓里(散文) 我住的那座樓已老了,在周圍不斷涌出的新樓中已顯得老丑,落伍,不協調。
   為了美觀,也怕失了分,每次檢查前,總有人來粉刷它。奈何老樓的外墻已經風化酥爛,難以再留住新粉的漆皮。刷上新漆不久,一場暴雨就讓它現出斑駁的原形,猶如長了頑固的疥癬一般。稀泥扶不上爛墻那句老話說得一點都不假。
   先前這座樓剛蓋好時,樓上還住了好多剛退休的老人和他們的孩子。那時的他們年歲還不算太老,身子硬朗。后來,成了家的子女們逐漸搬到了別處另立門戶,老宅里就只剩下老人在堅守著。
   由于彼此十分熟悉,大家常結伴一起在樓下散步。也有人覺得散步的活動量小了,常喊著急促的號子,做著動作繁雜的健身操。更有人會跑到遠處的公園里鍛煉,出一身大汗,才覺得酣暢淋漓。
   這樣靜謐安祥的日子沒能維持多久,姓莊的老太太突然離世了。先前莊老太的老伴走得早,對他們最疼愛的小兒子承諾過找個好工作、買套新房子的事,還沒有兌現就走了。小媳婦是個精明的人,嘴里抱怨著,卻不提搬出去的事。因為她知道婆婆有退休金,老年人的花費少,余下的錢還不是補貼了他們。這也是莊老太出殯時,小兒子趴在地上長跪不起的原因。
   莊老太的死仿佛打開了隱秘的死亡之門,接下來像是下餃子似的,每隔不長時間便要有一位老人離世。
   那段時間里,老樓里走馬燈似地有人死去,小區門口常是白幡飄舞。這家剛送罷逝者,還沒有消停上幾日,另一家又有人逝去。嗩吶笙歌時常吚哩哇啦,響聲遏云,撕裂天際。
   我家的孩子對此很好奇,聽到嗩吶的嗚鳴常會問道:“爸,這是怎么了?”“死人了,小孩子少管這些。”我不想和孩子談論太多關于死亡的事。死人,總讓人心生恐懼。孩子卻不依不饒地問道:“天熱了才會死人嗎?”“嗯,天氣太冷太熱時都會死人,老人的抵抗力弱,扛不住冷熱。”我耐著性子解釋著。“我曾跟著奶奶一起去過,那天還吃了大餐呢。”孩子津津有味地回憶著。原來,母親有一次帶著他給一位逝去的長輩送行,他半點沒想著去哀悼死者,而是記住了招待親朋的大餐。
   莊老太死后,接著死掉的是黃老太,一位九十多歲的老奶奶。黃老太幾個女兒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忙,她獨自在這座樓里養老。早先陪著她的是她的外孫女,外孫女從小學時便跟著她,眨眼間的功夫,外孫女考上了外地的大學。孫女到了外地,老太太便只好單過。女兒中偶爾也會有人過來看看她,她們來時會捎來很多好吃的東西,但留下來陪著她過夜的卻很少。
   九十多歲的人,風燭殘年,黃老太的死大家感到很正常,不死才令人意外,住在樓上的人并沒有感到恐慌。但有一天夜里,一對兒快要退休的王姓夫婦,女的說心里憋悶的難受。老王開燈去看時,婦人已昏死了過去。老王慌了,馬上通知了幾個兒女和救護車……大家手忙腳亂地把人送到醫院里安頓好,王老頭卻突然倒下了。心肌梗死,人走得干凈利索,沒像他的老婆那樣呆在醫院里拖了好幾天。
   這事在那幫老人的心里留下了很深的陰影。有人惋惜著,也有人羨慕他們,認為這是對“在天愿為比翼鳥,在地愿為同理枝”的極好詮釋。
   還有曹老頭的老伴兒,一直身體很好。有一天深夜從外面回來,看到路邊有一群孩子圍在一起,嘰嘰喳喳地爭論著什么。她想問他們這么晚了怎么還不回家,猛然又感到了不對。現在的孩子多么金貴啊,被父母寶貝似地捧在掌心里,誰敢這么晚了還能放心地讓孩子在外耍鬧?她便悄無聲息地從人群旁走了過去。走過去之后,便覺得頭上的寒毛直豎,身子發冷,但她一直忍著心里的好奇沒敢回頭再看一眼。過后她便病倒了。不甘的老伴兒陪著她到了省城,也進過京城。拜訪過無數的名家,做過了無數的檢查,試過了多種新舊的西藥中藥,希望與失望交替相生,其中的甘苦自知。在苦撐了半年后,曹老太還是沒能保住性命。老曹此后便極少出門,偶爾見到他卻像是變了個人,多是佝僂著身子低著頭,回應別人的招呼也有氣無力,常茫然地看向遠方,像是丟了魂兒。
   連連死人,神秘的死亡氣息籠罩著老樓,壓在人們的心頭,老人們便很少出門了,聚在一起邊散步邊聊天的熱鬧場景難以再見。大家平時見了面,點點頭算是打過了招呼,能輕聲地問候一聲已算是難得,人們已沒有交流的心情。外人也猜不出這些老人呆在家里做什么,在想著什么,他們是不是擔心下一個死去的會輪到自己呢?
   老天又要收人了。老人們想到了年輕時,曾連著三年天下大旱,第一年種下的莊稼免強還能收點種子,到了第二年仍持續干旱,結果只收了點低矮的秸稈,地里但凡能吃的野菜野物全被挖光。到了第三年,別說是下地的種子沒了,樹皮也被人扒光吃凈,這時老人們會無奈地說到老天收人了。沒飯吃餓死了人很正常,現在不用擔心再挨餓的事了,怎么也會接二連三的死人呢?
   常人自然是難以想通這些事,越是想不通便越不想坐以待斃。首先搬走的是常老頭,每天跑到公園里鍛煉的就是他。老常之所以這么使勁的苦練,也存了不想給兒子添麻煩的心思。長期雷打不動的堅持鍛煉也讓他得到了極好的回報,身材精瘦,四肢凸起了硬實的腱子肉,根本不像六十多歲的老人。他的兒子當年高考時曾是本地的狀元,從全國最好的大學畢業后留在了大城市里做研究。前些年常有人來這里打聽想買這里的二手房,原因就是老常家里出了個狀元。還有一年,本地中考的前三名也全是出在這棟樓里。暗地里,人們叫這座樓為狀元樓。
   常狀元得知老樓里的情況后,時常擔心地失眠。他身上背負著太多的光環,他怕人家在背后罵他忘恩負義。挨罵還是次要的,私下里他無數次地想過自家老子去世后的場景,這不是咒自己的老子早死,而是擺在面前無法避開的事實,會讓人不由自主地去想、去擔心。自己離開老樓這么多年,老頭子若去世,自己與原先的親友同學久不來往也生疏了,怕是想找人幫忙也不好找。小城里和鄉村一樣,辦這樣的事還講究排場,場面越大,便越有面子,好像對逝者也越尊重。有實力的家庭他們來往的圈子大,花圈能擺上半條街,送葬的流水席從早到晚能擺上幾十上百桌。人是講求現實的,憑自家的實力,出了事還能有多少人幫忙?思來想去,常狀元還是想接走自己的父母,憑自己的能力,在大城市照顧好兩位老人不是問題。再者,大城市里也沒有惱人的排場攀比。
   晚上,家里的垃圾桶又滿了,拎著垃圾,我出了門。樓道里的感應燈早不靈了,有的會發出微弱的亮光,有的對著它大喊大叫也不會回應你。小心地摸到二樓,樓道里的感應燈突然亮了。我的眼前一亮,在昏暗的亮光下,樓道里突然多出了一位削瘦的老太太,她正楞楞地盯著我,臉上的笑意看上去十分的詭異。猛然見了她的影子,嚇了我一跳,很快就想到了書里的恐怖章節,這不會是鬼吧?然而擔心是多余的,這是住在二樓的老人,認出了是她后,我心里的恐懼也一瞬而過。卻又不免埋怨起她來,干嘛要這樣不聲不響地站在樓道里,像個幽靈似的,幸好是我這樣的壯漢碰上了,若是換了膽小的人,猛然見到立在黑暗樓道里的影子,豈不被驚嚇得大叫?
   “小哥,到樓下去?”老人開口親切地問道。“是的。這么晚了您老不呆在家里?”我看著一旁敞開的門,心里充滿了疑惑,很擔心她不小心會摔到樓下去。
   老人的年歲很大了,時常半清醒半糊涂著。有時她能無休止地講上半天話,聲音很大,震得整個樓道都是嗡嗡的回音。停下來細聽,她說的是一種土語,一句也聽不懂。但從語氣上感覺,她正在教訓著別人。
   老人早已行動不便,她每天還要拄著拐棍顫顫巍巍地來到樓下。有時,她會自個跑到小區的門外去買菜。好半天才挪動一下腳步,幾百米的行程,常人幾分鐘就能走完,她走走停停地能走上大半天。走起路來,那搖晃的樣子讓人擔心一陣風便能把她吹到天上去。這讓我想起了我那死去的外婆,外婆去世前也瘦得像張紙。
   有一次我從外面回來,正趕上老人也走回家,她一手拄著拐,枯瘦的手像是樹根緊抓在拐杖上,另一只手里拎著一袋青菜。見了我像見了救星,把手里的青菜交給了我,讓我捎到她的家里去。“就吃這個?”青菜看上去還算鮮嫩,但營養能跟上?我的話說了也是白說,老太太的耳朵聾,聲音小了她根本聽不到。
   “俺在等兒子。”老人的話打斷了我的回憶。“沒有電話嗎?”我問道,現在的手機早已普及,老人也該有老年機。或許是沒有聽清我的話,她的表情茫然,一直沒有回答我。
   等我回來時,在暗淡的燈光下有個人在整理著放在樓下的三輪車。那輛破舊的三輪車上裝滿了撿來的垃圾,大多是些飲料瓶,還有破舊的電腦、風扇等,擺在最上面是一個塑料模特,光裸著的身子正反射著幽光。
   “飲料,飲料……”那人三十多歲的樣子,見了我憨聲憨氣地叫起來,他就是老人在等的兒子阿成。一個智障人,天天會跑出去撿垃圾。有時也會看到他追在漂亮的女人身后憨笑著:“飲料飲料……”這常惹來人們的一頓喝斥。有時老太太不放心,會跟在后面解釋:“阿成從不會傷人的,他想要飲料瓶。”
   憨子阿成每天都能撿回來一車垃圾換錢補貼家用,我也突然明白了老人沒有回答我給她兒子打電話的原因。這樣的憨兒,能知道撿垃圾換錢就不錯了,還指望他會打電話?
   最終,老樓里好多老人都搬走了,搬去和他們的兒女住在了一起。老常坐到兒子的轎車里后,憨子阿成居然沒有像往常那樣喊叫著“飲料飲料”,而是跟在小車的后面跑著。“阿成,回去吧,我會回來看你的。”老常不忍地從車里探出頭來大喊道。阿成沒有聽他的,仍然跟在小車后跑著,跑到小區的門口后,阿成呆呆的眼光向馬路上搜尋著,那輛小車早已消失不見了……阿成不知道,往后還有沒有人像老常這樣的老頭,能把撿來的飲料瓶送給他。
   老樓里換上了許多年輕的新面孔后,那詭異的死亡氣息也就消散了。
   “我要好好活下去,陪著俺憨兒多過幾年。”老太太的家門時常閃著一條縫,聲音就是從那道門縫里傳出來的,這是老太太在安慰她的憨兒,如母親哄著嬰兒……

共 3832 字 1 頁 首頁1
轉到
【編者按】其實很多事情的發生有時根本是無法左右的,很多不好的事情一連串發生了,人們就會心生很多疑惑。就如作者筆下的這老樓里發生的接二連三老人們相繼去世的事情。人們本來平靜的生活卻被老人們的死亡打亂了。生老病死本來是很正常的事情,卻被人們想象成鬼怪在搗亂。當很多老人由于懼怕死亡而相繼離開了老樓之后,隨著很多年輕人住進新樓,原先存在的那讓人恐怖的死亡氣息也就消失了。其實,很多事情是由于人們自己想象出來的,并不是什么鬼怪在作亂。本文敘述流暢,環境描寫到位,人物形象鮮明,是篇正能量的佳作。感謝您對曉荷社團的支持和厚愛,祝創作愉快!佳作推薦賞讀,歡迎續投稿!【編輯:張愛珍】【江山編輯部·精品推薦201906240004】【江山編輯部·絕品推薦20191120第0112號】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張愛珍        2019-06-23 15:42:45
  學習欣賞老師佳作,問好!
回復1 樓        文友:風土人情        2019-06-23 15:58:44
  感謝張老師的辛苦編輯,點評!遙祝老師夏安!
2 樓        文友:張愛珍        2019-06-23 15:45:10
  這是篇充滿正能量的佳作,敘述流暢,環境描寫到位,推薦賞讀!
3 樓        文友:張愛珍        2019-06-23 16:35:06
  水平有限,編得不合適的地方,還請多多指教!
4 樓        文友:勞英        2019-06-25 09:31:27
  樓舊人老處溫暖,老人去世正常事。不要自己嚇自己,日新月異有溫情。
相信自己的努力
5 樓        文友:雙頭狼        2019-06-27 08:07:01
  文章樸實,亮點突出。佳作!
6 樓        文友:江山絕品評議組        2019-11-21 09:35:50
  “老樓里”,一個頗具懸念、令人疑竇頓生的題目。作者獨具匠心,將一些老人的故事置于一座年久失修、斑駁破敗的老樓中加以陳述,而呈現出來的,又何嘗不是“你”“我”“他”的百味人生?散文由老樓的破敗起筆,在神秘的死亡氣息的籠罩下,道出的則是那些空巢老人的無奈與心酸。文章現實針對性較強,觸及了比較普遍的社會問題,有一定的警示意義。力薦賞析!
回復6 樓        文友:風土人情        2019-11-21 15:27:48
  謝謝老師們,向老師們學習。遙祝老師們快樂!
7 樓        文友:何葉        2019-11-23 22:29:34
  恭喜文章獲得絕品!問好風土老師!期待老師更多精彩!
紅塵不過一段路程,你路過我,我錯過你,然后各自前行。
共 7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518娱乐城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