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風戀碧潭 >> 短篇 >> 江山散文 >> 【風戀】一 壺冰心煮春秋(散文)

精品 【風戀】一 壺冰心煮春秋(散文)


作者:江南小溪 舉人,3568.04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9285發表時間:2019-11-22 15:46:24
摘要:雖然表姨沒有阿慶嫂那么光彩奪目,只是一個僅有過“七星灶”經歷的女人,但她人生的苦難和奮斗的經歷,一直讓我感慨不已,記憶猶新。

【風戀】一 壺冰心煮春秋(散文)
   “壘起七星灶,銅壺煮三江,擺開八仙桌,招待十六方。來的都是客,全憑嘴一張,相逢開口笑,過后不思量,人一走茶就涼……”
   這是現代京劇《沙家浜》中“智斗”的一場戲,由于唱詞生動,唱腔精彩,這段經典的折子戲,幾十年來一直深受廣大群眾歡迎,久演不衰。作為50年代出生的人,每當觀看或聽見這段經典的唱詞,我都會情不自禁地哼上幾句,同時,腦海里還會浮想起另外一個角色,那就是我的表姨。雖然表姨沒有阿慶嫂那么光彩奪目,只是一個僅有過“七星灶”經歷的女人,但她人生的苦難和奮斗的經歷,一直讓我感慨不已,記憶猶新。
   其實,我至今也沒弄清楚這位表姨究竟是姓俞,還是姓虞?因為她只是我母親的一位表姐,關系有點遠。我只知道母親過去一直管她叫“鳳姐”,那幫茶客和打開水的人,經常嬉皮笑臉,沒大沒小地稱她“阿鳳”,而我呢,當然不敢造次,跟在母親身后,規規矩矩地叫她“鳳姨”。
   我是4歲時才認識鳳姨的。那年冬天,我穿著一件沒罩衫的小棉襖,被母親硬抱著領到鳳姨那兒,并在她那兒小住了半個月。那時候我懵懵懂懂的不明白,稍大點了才知道,原來鳳姨雖然結過婚,但一直膝下無子,她想讓母親將我過繼給她當兒子。我母親當然不肯,只同意讓我在她家小住一段時間,于是便將我領到了她那兒。有意思的是,起初我還一直鬧著要回去,可僅呆了兩天,我就有點“樂不思蜀”了。因為鳳姨對我太好,在她那里,我就像個少爺被寵著。半個月里,她怕我不安心,變著法子給我弄好吃的,什么“麻油馓子”、“糖三角”、“生煎饅頭”、“綠豆糕”等等,應有盡有。到后來母親領我回去時,我還大哭了一場。也正因為害了嘴饞病,從此以后只要有空閑,我就會偷偷溜到鳳姨家,到她那兒蹭點好吃的東西。
   鳳姨住在一個叫“八埭頭”地區的一條弄堂口,離我家不太遠。她在家搞了一只“七星灶”賣開水,整天忙忙碌碌的。鳳姨比我母親大3歲,卻顯得很年輕,模樣又好看,以至于有些前來打開水的男人,常常對她不懷好意,色迷迷地在她身上蹭來蹭去,想揩點油。她雖然很惱怒,但也只能嗔罵幾句了之,不敢得罪太多,因為這些人都是她生意上的常客。
   令我感到驚異的是,鳳姨的牙齒卻丑到了極點。只要她咧嘴一笑,就會露出滿口焦黃的牙齒,跟她白晰的瓜子臉簡直不相稱,判若兩人。之所以會這樣,根本原因在于她愛抽煙,煙癮較大,而且抽的都是些低檔煙。母親和她關系很好,每次來都要勸說她幾句,讓她把煙戒了,她反而抽得更厲害了,讓母親哭笑不得。初二暑假那年,我有一次來到鳳姨家,只見她蹲在門口,手里夾著煙,情緒低落,左一口右一口地抽個不停,我忍不住說了幾句,沒想到她一把抱著我的腿,哭哭啼啼地說:“兒啊!你不知道娘心里有多苦,我是沒辦法呀……”
   我很吃驚,回去告訴給了母親,母親嘆息了好久,才告訴我有關鳳姨的一些事情。
  
   二
   鳳姨出生在江蘇揚州的一個小鎮上,其父親在鎮上一家澡堂里當修腳工,母親則是一家小酒館的廚師。鳳姨當時還沒有婆家,父母讓她暫且在其姑父開的熟水店里做小工。一家人生活雖然很清貧,但日子還勉強過得去。1940年6月中旬的一天下午,姑父的熟水店里,突然闖進來3個日本鬼子,“伊里哇啦”地要搜查屋子,說店里藏有槍支彈藥。這些日本鬼子不容分說,立馬就對屋內一頓亂砸亂搜,還將“七星灶”上煮著的開水全部掀翻,燙傷了姑父的兒子。姑父氣憤之極,拿起砍柴刀欲要砍這些日本鬼子,被一槍撂倒,當場斃命。躲在柴禾堆里的鳳姨,忍不住哭出了聲,被日本鬼子發現后,野獸般地輪流糟蹋了她,那時候,鳳姨還不滿18歲。
   鳳姨的母親為此精神錯亂,情緒時好時壞,只能呆在家里養病;其父親為了照顧和看管母女倆,也只能暫時辭工。
   同年9月,日本鬼子發動了對新四軍秋季大掃蕩,小鎮上的民宅幾乎全成了廢墟。為了謀生,鳳姨的父母一家跟隨鎮上的人,一起往上海方向逃難,打算在上海尋找個落腳點,但更不幸的是,半途遭遇敵機的狂轟濫炸,鳳姨的父母和很多人都被炸死,她本人幸免于難,但精神幾乎崩潰。后來,在眾人的幫助下,她才失魂落魄來到上海,并暫時住在一個鄰居的姑姑家里。這位鄰居姑姑家在閘北區的“三層樓”一帶,是一間帶有閣樓的房子,鳳姨就住在小閣樓上。
   鳳姨勉強住了一個月后又出走了,原因是這位鄰居的姑姑對她還不錯,可她的婆婆閑言碎語越來越多,讓她無法忍受。第二次落腳的地方,是其父親在上海的一個朋友家,地址是她無意之中,從父親的遺物中發現的。也正是這張地址紙條,改變了鳳姨的人生。
   鳳姨父親在上海的這位朋友,家在“八埭頭”一帶,也是開“七星灶”的,為人十分厚道和善良。他視鳳姨為女兒,生活上照顧得十分周全,讓她逐漸遠離了痛苦和悲傷。然而,1949年上海解放前夕,這位父親的朋友不知何故,突然舉家去了馬來西亞,將他的房子連同“七星灶”,統統送給了鳳姨。
   鳳姨雖然對“七星灶”生意很熟悉,但要自己一人擔當起來有些力不從心,于是,她只能雇了一名幫工。這位幫工個子不高,卻吃得起苦,一些重活累活他全包了。所以,鳳姨對他挺滿意的,而且日久生情,時隔一年,就地取材似的同他成了家。然而結婚5年,她一直沒懷上孩子,最終這位丈夫兼伙計的男人,沒頂得住父母的壓力,只好選擇離婚,也卸下了幫工的角色。
   鳳姨雖掃過盲,但文化程度極淺,所以,一直沒有婦科檢查意識。直到離婚后,她才想起去醫院做了一次檢查,檢查結果讓她幾近崩潰,由于當年日本鬼子的獸性糟蹋,她的身體受到重創,早已完全喪失了生育能力。為此,鳳姨徹底斷了再婚的念頭,從此一人孤獨地生活著。雖然對婚姻斷了念想,但改不了鳳姨喜歡孩子的天性,在孤獨中煎熬了多年后,她還是到福利院領養了一個4歲的女孩,取名愛琴,寓意對愛情的渴望。
   對于這位養女,鳳姨算是傾注了太多的心血,她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像公主般地呵護著。可這位養女長大后,卻像一只養不熟的野狗,經常在外闖禍,惹事生非,而讀書成績一塌糊涂。留級兩次,初中勉強畢業后,這位養女不愿意去農場工作,卻長期跟社會上一些不三不四的人鬼混。直到有一回,她偷光了家里所有的現金,鳳姨才徹底絕望,立馬到法院和她解除了母女關系。
  
   三
   鳳姨的命雖苦,但她的開水生意,卻做得聲名鵲起。這主要得益于新社會,也得益于她自身的努力,以及她與左鄰右舍,有著十分融洽的關系。新社會沒有地痞流氓搗亂,也用不著害怕槍林彈雨,一切都安穩太平。為此,50年代,鳳姨還加入了區熟水行業,走上了集體合作化道路。只不過由于熟水行業經營不善,虧損嚴重,國家后來又調整了政策,將熟水店重新歸還給私人經營,鳳姨又當起了女老板。
   鳳姨和鄰里的關系,是如魚得水,冷暖自知,因為在相處的幾十年里,不少人給了她很多的幫助。她雖然有一名幫工,但熟水店里不少事情,都是由老鄰居幫忙做的。比如:柴禾或煤斷檔,鄰里都會將自己的柴禾和煤拿出來,解決燃眉之急。有時候水壓低,店里的龍頭放不出水,鄰里會紛紛提著水桶,從遠處挑水來,給“七星灶”加水。更有一次,“七星灶”上一只開水鍋突然發生爆裂,滾燙的開水將鳳姨的一只胳膊及一條腿燙傷。鄰居中有的拿涼水給她浸敷,有的踏“黃魚車”將她及時送醫院治療。1965年夏天,鳳姨在自己熟水店隔壁,買下了一間房子,開設成簡單的茶館,左鄰右舍又幫了不少忙。
   當然,鳳姨也是個知恩圖報的人。凡是給予過她幫助的人,來她這里打開水,價錢一律打對折。這還不算,店里當時最貴重的一輛“黃魚車”,簡直成了公車,平時誰都可以借用,而且用壞了不用掏修理費,統統由她埋單。
   隨著開水供應量的增加,以及茶館生意的興隆,“七星灶”已完全不夠用,不得而已,鳳姨在1966年春節前,將“七星灶”改造成規模較大的“老虎灶”,又將店名“鳳姐熟水店”,改成“惠民熟水店”,其用意不言而喻。
   敘述了半天,還沒解釋什么是“七星灶”?其實“七星灶”,就是用泥磚砌成的橢圓型燒水爐,上面開著七只爐眼,每只爐眼上擱一把燒水壺,所以得“七星灶”雅名。而“老虎灶”呢?是因為它的爐膛口,像極了老虎的血盆大口;橫向擺著的兩只鍋,像老虎的眼睛;那高高豎在外面的煙囪,則是老虎的尾巴。
   新鑄成的“老虎灶”,成了當時八埭頭地區最大的熟水店,生意也好得出奇。顧客不單單是左鄰右舍、弄堂里的人,也有很多是要過幾條馬路的居民。這些人舍近求遠,主要是看中鳳姨的友善和豪爽。
   鳳姨確實夠友善和豪爽的。不管認識不認識的人,她總是笑臉相迎,彬彬有禮,沒有半點架子。有些前來打開水的或者喝茶的,忘記帶錢,在她這兒可以賒賬,而且不用打欠條。即便有些貪小者故意欠債,她也從不開口去討,順其自然。很多居民把她的“老虎灶”,當成了自己的家,不管白天黑夜,沒時間來打開水,只要帶個口信,她就會將開水送上門。她的“老虎灶”只有開門時間,沒有打烊時間。周圍不少干苦力活的人,經常跟她說:老板娘,今晚我要加班,你能不能給我留點開水?她就會毫不猶豫地呆在“老虎灶”旁,一直守到人家來為止。有一回大冬天,弄堂里有一個媳婦在家早產,不停地需要開水,讓她整整忙了一個通宵,連眼睛都沒合一下。
   “老虎灶”的開水零售價從2分3分錢,一直漲到改革開放前的2毛錢,贏利微乎其微。鳳姨主要是靠“團售”賺點錢。所謂團售,就是向八埭頭一帶的托兒所幼兒園,以及部分小學和企業送開水。五六十年代時期的一些托兒所幼兒園,以及部分小學和企業,都設在弄堂里,地方狹小條件很差,開水供應都得由外面解決,所以,鳳姨的“老虎灶”,為這些單位提供了很多年的便利和服務。
   茶館,是“老虎灶”的附屬店,沒單獨的牌子。當初鳳姨開設它,并沒有考慮賺錢,而是一心一意為周圍的老人著想,為那些沒去處,只會在門口曬太陽的老人,提供一個休閑聊天的場所。茶館面積不大,設施也簡陋,幾只方桌和十幾條長凳,便是它的全部家當。茶館的開水免費,茶葉可以自帶,也可以在茶館買,一杯綠茶才5分錢,茶客可以一直喝到店打烊為止。正因為它的大眾化,以及受到老人們的喜愛,1990年它被當地街道相中,當作了老人的休閑活動室,每月給予鳳姨一定的經濟補償。
   茶館先于“老虎灶”關門。是因為從1998起,八埭頭一帶棚戶區逐漸被拆遷,喝茶的人越來越少,鳳姨主動向街道提出了關閉申請。而“老虎灶”,鳳姨一直沒關,是因為附近居民還有需求。雖然前來打開水的人不多,經營狀況逐漸入不敷出,但她依然咬牙堅持著,直至“老虎灶”被拆遷為止。這期間,我陪母親去看望鳳姨一次,勸她早點將“老虎灶”關了,房子出租,自己住到養老院去。她很固執,始終不肯,并抹著眼淚對我母親說:“妹呀,你沒做過這行當,你當然無所謂,可我已經做了40多年了,它就像是我的孩子,我怎么舍得?”
  
   四
   鳳姨的故事,一大半來自母親平日同我在家的閑聊,只有一小部分是我與鳳姨的接觸了解。我母親因病先于鳳姨離世,加上老屋搬遷遠離了老城區,我幾乎斷絕了與鳳姨的來往。直至2017年我在浦西醫院探望朋友,突然巧遇鳳姨的老鄰居,從她老人家的口中,又得知了鳳姨風燭殘年的一些情況。
   鳳姨2001年10月,因“老虎灶”和茶館的拆遷,得到了一套一居室的房子,以及200多萬的補償款,這些錢加上她已有的存款,足夠她安享晚年。然而,鳳姨剛搬進新居沒多久,早已脫離母女關系的養女愛琴,不知從什么地方,突然又冒了出來,在她面前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哭訴著,意思是請求鳳姨原諒,想重新恢復母女收養關系。鳳姨不傻,當然知道養女的意圖,因此一口拒絕。但后來架不住養女的幾番哄騙,加上她也有“需要人照顧”的想法,心一軟,就同意了養女的要求。可一周后,去辦理收養關系手續時,養女拿出來的材料,竟然是日本的護照和身份證,她這才恍然大悟。原來這位曾經的養女,早已嫁給了日本人,并在日本生活了多年,只不過生活得不盡如意。鳳姨簡直氣瘋了,當場給了這位養女一記耳光,憤怒地說:“當年日本鬼子欺侮我,你今天是不是也想欺侮我?”
   養女愛琴想霸占鳳姨財產的企圖,自然沒得逞。鳳姨為了防止養女再次糾纏,于是在當地居委會干部的陪同下,及時到公證處辦理了財產遺囑公證,自愿將自己所有的財產,在自己百年之后,全部捐獻給國家。
   鳳姨于2015年12月在敬老院壽終正寢,享年93歲。她墓碑前,有一只個大又與眾不同的香爐,形狀正是“七星灶”。
  

共 4880 字 1 頁 首頁1
轉到
【編者按】這是一篇記人敘事散文,作者通過溫婉樸實的筆觸,講述了一位長輩親戚鳳姨的故事。出生在江蘇揚州的鳳姨是母親的表姐,是一位飽經滄桑,命運極其坎坷的婦女,出生與成長恰逢亂世。日本帝國主義的入侵,把中國人民的生活推進了苦難深淵,百姓逃難躲命,流離失所。鳳姨在不到18歲慘遭泯滅人性的日軍糟踏蹂躪,1940年9月,日軍發動對中國新四軍大掃蕩,家園夷為廢墟,父母在逃生途中喪生于日軍的瘋狂空襲中。鳳姨幸免于難,逃到上海,過著顛沛流離,寄人籬下的日子,從鄰居姑姑家,輾轉到經營“七星灶”的父親朋友家借住。天無絕人之路,父親的朋友一家待她如親生女兒,最后舉家遷往馬來西亞后,把“七星灶”和房子一并贈送給鳳姨,解放后鳳姨一直靠經營熟水店過活,身心稍許安定,而命運依然坎坷,短暫婚姻的失敗,與不成器養女解除收養關系等等。鳳姨經營熟水店一直到2001年房屋被拆遷,入住敬老院直至2015年93歲終老。文章以明線與暗線并進,時間與空間交錯穿插運筆,描寫與刻畫出鳳姨這個打下強烈時代烙印的人物形象,通過鳳姨的肖像、性格、為人處世等的描寫,展現鳳姨堅強、善良與寬容的品格。文章以“七星灶”為明線,人物命運為暗線,把鳳姨這個人物刻畫得活靈活現,故事生動完整,讓人扼腕唏噓。以小見大,從鳳姨及其故事中,反應了上世紀三四十年代中國人民的悲苦生活際遇。文章構思精巧,層次清晰遞進,語言溫婉樸實,倒敘順敘穿插,技法嫻熟;內容豐富,內涵深刻,主題厚重,思想立意高遠。佳作拜讀!力薦共賞!感謝賜稿支持風戀碧潭!問好四哥!【編輯:碧潭飄雪】【江山編輯部·精品推薦201911220007】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碧潭飄雪        2019-11-22 16:38:04
  一篇立意高遠,主題厚重,內容生動詳實,內涵豐富的散文佳作!感謝四哥賜稿支持風戀碧潭!問好四哥冬安吉祥,創作豐碩!
碧潭飄雪
回復1 樓        文友:江南小溪        2019-11-23 11:17:19
  多謝飄雪親自編輯,編按文長而精美,超過了本人的質量。
2 樓        文友:碧潭飄雪        2019-11-22 16:40:59
  文章以“七星灶”為明線,人物命運為暗線,以明線與暗線并進,時間與空間交錯穿插運筆,描寫與刻畫出鳳姨這個打下強烈時代烙印的人物形象,通過鳳姨的肖像、性格、為人處世等的描寫,展現鳳姨堅強、善良與寬容的品格。把鳳姨這個人物刻畫得活靈活現,故事生動完整,讓人扼腕唏噓。以小見大,從鳳姨及其故事中,反應了上世紀三四十年代中國人民的悲苦生活際遇。
碧潭飄雪
回復2 樓        文友:江南小溪        2019-11-23 11:23:01
  說實在的,本來并不想寫這篇敘述性散文的,改寫小說,因為某些方面涉及到隱私,“家丑不能外揚”。后經三思,還是寫了出來,只為鳳姨坎坷而不平凡的一生留個紀念。
3 樓        文友:碧潭飄雪        2019-11-22 16:43:29
  文章構思精巧,層次清晰遞進,語言溫婉樸實,倒敘順敘穿插,技法嫻熟,四哥的文學及寫作功底可見一斑。因水平有限,對文章的理解有不當之處,敬請海涵并提出,以便改進。遙祝四哥小雪節快樂,注意防寒保暖,健康吉祥!
碧潭飄雪
回復3 樓        文友:江南小溪        2019-11-23 11:33:18
  社長謬贊,散文寫作,我還需多努力。
4 樓        文友:項梅        2019-11-22 17:02:30
  一壺冰心煮春秋,聽起來就非常有品位,讀后更加感覺四哥深厚的文化底蘊,好文欣賞,祝四哥創作快樂。
項梅
回復4 樓        文友:江南小溪        2019-11-23 11:24:16
  多謝項梅社長光臨并留墨,敬茶!
5 樓        文友:晨愛        2019-11-22 17:15:26
  欣賞佳作,問好老師!
晨愛
回復5 樓        文友:江南小溪        2019-11-23 11:25:14
  多謝老師光臨并留評!
6 樓        文友:如坐春風        2019-11-22 17:37:25
  散文小說俱佳,欣賞小溪老師佳作,冬日安好!
回復6 樓        文友:江南小溪        2019-11-23 11:26:57
  春風老師謬贊,互相學習互相交流才是目的。
7 樓        文友:衢四海        2019-11-22 17:42:03
  確實是一篇感動人的好文,拜讀學習
回復7 樓        文友:江南小溪        2019-11-23 11:28:03
  感謝老師鼓勵并留言。
8 樓        文友:碧潭飄雪        2019-11-22 20:12:58
  佳作已申報精品。
碧潭飄雪
9 樓        文友:碧潭飄雪        2019-11-22 23:19:10
  恭喜祝賀江南小溪老師的散文佳作獲得精品!祝賀社團!感恩江山領導和精品評委組對作者和社團的支持!問好四哥和各位老師!祝福冬安吉祥,創作愉快!
碧潭飄雪
10 樓        文友:云舞藍天        2019-11-23 10:00:51
  一壺冰心煮春秋,題目涵蓋了鳳姨的一生。雖然命運悲苦,卻仍是一心向善,心系民眾和國家,值得敬佩!
回復10 樓        文友:江南小溪        2019-11-23 11:30:07
  多謝云舞的到來,你的留言很精辟,說到點子上了。
共 10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518娱乐城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