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秋月菊韻 >> 短篇 >> 情感小說 >> 【菊韻】我拉幫套的女人(小說)

精品 【菊韻】我拉幫套的女人(小說)


作者:天河雪 秀才,2154.22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17191發表時間:2019-11-23 11:19:07

【菊韻】我拉幫套的女人(小說)
   那個時候,如果說我沒有別的選擇,其實我也是心甘情愿,甚至于覺得我此生總算也有了一個女人,雖然用當地老百姓的話說,我只是有了一個女人的半個屁股,可我也算有了女人,有了一個疼你,能和你一起睡覺的女人,沒有打光棍。那個年代,那一帶山溝里的男人,一輩子說不上媳婦,打一輩子光棍的,大有人在。我能幸運地有了一個機會,擁有了一個女人,也是我人生不幸之幸。因為我知道,我將要在這個大山溝里的小村子呆一輩子,當一輩子農民,沒有被判刑,沒有被關進監獄,對于一個現形反革命分子,已經是對我大大的開恩了。又怎敢想得到女人?即使是和另一個男人共同擁有一個女人,也是上天對我的大大恩賜了。豈非幸甚之幸甚!
   然而,當幾年以后,我被徹底平反,回到了省城,正式分配了工作,又莫名其妙地被一個高貴又高大的女人看中,成了家,很快就有了兒子,我卻還是無法將那個千里之外的女人,從心底里抹去,甚至于常常摟抱著現在牛高馬大的妻子時,腦海里浮現的卻是另一個女人的影子,我卻不敢露出一點蛛絲馬跡,對那段往事那段經歷那個女人,諱莫如深,深藏不露,生怕叫老婆知道。因為直至今日,我也沒有完全弄明白,她當初為什么看中了我,同意嫁給我這個有前科的窮酸教書匠。用她的話說,她可以選擇的男人至少有一個排,軍區副司令的公子,副省長的兒子,某大型國企老總的侄子,其中還有外國人,是從美國來的某大學的外教。
   然而,這位千斤大小姐,卻一個不感冒。甚至于還把那公子和兒子給他寫的十幾封情書,付之一炬。把那位外教送來的紅枚瑰,扔出了窗外。還氣恨恨地罵:沒一個好東西!全他媽是下三濫!
   卻不知怎么偏偏就相中了我,即使我也不感冒,不想攀這門高親,她卻能夠動員我們廣播學院的領導找我談話說:你還端啥架子?人家能看上你,那是你的福分。人家不在乎你有前科,看中了你這個人。你還吞吞吐吐的。偷著樂去吧你!
   是的,我不得不承認,和這位大小姐相比,她是天上,我是地下,無論哪方面的條件,我都無法比之萬一。
   那天牛高馬大的林美麗小姐,跟我走進我住的一個單室的低矮小屋,就一直緊著鼻子:你就住這兒呀?比狗窩強不了多少。是人住的地方嗎?你父母親留下的這個工廠家屬樓,是不是還是五十年代,蘇聯老大哥幫助建設的?我看這兒做個博物館倒不錯,還能叫人回憶回憶那段輝煌的歷史。我老爸老媽,就對蘇聯老大哥情有獨鐘,動不動就提當年他們跟蘇聯專家共事的光榮歷史,我媽媽一說起那個瓦西里摟著她跳舞的情景,還興奮得臉直紅呢。你爸媽該不會也跟我爸媽一樣,也崇拜過蘇聯老大哥吧?
   林美麗第一次見到我,是在市團委組織的一次五四青年節詩歌朗頌聯誼會上,我因為上臺朗頌了我最近寫的幾首詩。受到與會一些青年詩歌愛好者的好評,還得了個詩歌創作和詩歌朗頌優秀獎。當時我并不知道,有位省建行的團委書記林美麗也在座,而且一下子就相中了我,用我們學院領導的話說,你偷著樂去吧!
   二
   那是一個星期日的中午,我剛剛給高中復讀班的學生上完第四節課,剛拎著課本回到教研室坐下,想喘口氣,喝口水,就見教研室的房門被咣當一聲推開,一個牛高馬大的女人,一身草綠色短裙女裝,踩著一雙高腰皮靴,大步走了進來,沒等我說話就問你是張凡宇吧?是。我是張凡宇。我一邊回答一邊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眼珠竟有些發直,因為我還是第一次看見像一個舉重運動員似的粗壯高大的女人,面對面站在我面前。
   粗壯高大的女人向我伸出了一只粗大的手說:我叫林美麗。你們院長跟你說過了吧。我是特意來找你的。
   我一時竟不知該如何回答,一時竟沒回過神來,因為我無論如何也沒辦法把眼前的這個女人,與林美麗三個字聯系起來。然而她真就是林美麗。沒等我說請坐,她就自己先坐了下來。
   要不是你們院長(他是我父親的老部下)三番五次做我父母的工作,我是不會答應的。不過,那次聯誼會,你一下子把我征服了。不是因為你那些詩寫的好,是你說話的聲音特像我的初戀男友,他游泳淹死了。那年他才二十歲。你的聲音和他像極了。我非常非常喜歡他說話的聲音。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嗎?
   我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因為我不知道我是不是聽明白了她的意思。我從來都這樣說話,沒覺得有什么特別,也沒覺得像什么人。
   張詩人,恕我冒昧。林美麗突然轉了個話題說,我知道你今天是給你們廣播學院辦的高考復讀班上課。我們行老王的兒子,就在你的復讀班里上課。他已經復讀了三年了,不知道此番你能不能把他推上大學的殿堂?他的父母親為了他們的這個寶貝兒子能考上大學,就差沒上五臺山去給老佛爺磕頭了。聽說你押題押得挺準,去年你領學生做的作文,正是高考出的那個作文題目,你因而從此聲名大震,復讀班的學生,呼呼往你這跑。其實我心里清楚,你不過是瞎貓碰上了死耗子,不會有第二回了。那些家長對你的崇拜,實際上是瞎子點燈——白費蠟。我才不會相信你有那么大神通呢。只是你們學校拿你做招生廣告,多賺點考生兜里的銀子罷了。這年頭,人人都向錢看,你也成了你們學院的搖錢樹了吧。
   你你,你……聽了她的這一番對學院和院領導大不敬的非議之言,我本想批駁幾句,可是話到嘴邊卻又變了調,你,你喝水。
   我從暖水瓶里倒了一杯水,遞到她手里。
   謝謝。女人咧嘴一笑又說,自從那次青年節聯誼會,聽了你朗頌詩,我就認定了你就是我那個初戀男友的重生。所以,我今天來找你,想跟你說的第一句話就是,我愿意嫁給你。因為我知道你一直打著光棍,還有很嚇人的前科,沒有幾個女人敢上前貼乎你,只能是我做做好事,救救你了。不知你肯不肯賞光?
   我的頭腦里一下子變得一片空白,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更弄不明白這位高貴又高大的千斤小姐,為什么一見面就說她愿意嫁給我,直到我們登記結婚的時候,她也沒有認真地問過我,問我同不同意娶她做老婆。似乎這個問題不是個問題,不必問也應該有明確的答案了。
   所以,我的婚姻同我的人生一樣,一直處于被動地位,就連做愛,也得是她先提出要求,她先爬上我的肚皮,首先向我發起進攻。若是我先提出要求,那就要看她心情如何,有沒有這方面的興趣。償若她沒有這方面的欲望,我就會遭到拒絕,而且是冠冕堂皇的拒絕。她會說:你怎么這么庸俗,你一天到晚是不是就想著這個事?你們男人找女人,是不是就是為了這個事?你那些詩里都是怎么寫的:愛情絕不是肉體的狂歡。你能不能保持點詩人的高尚?別叫我說,我當初看走了眼。
   然而,她那個寶貝兒子(我一直不知道這小子是不是我的種),幾乎每隔一二個月就會換一個女朋友,經常和他的那些狐朋狗友泡小姐,常常夜不歸宿。我幾次跟老婆說,你不能這么嬌慣他,會毀了他的。老婆卻跟我一瞪眼珠:我怎么嬌慣他了?你能把那么多學生都弄進大學,單單自己的兒子就弄不上去。他沒有書念,本來就心情不好,你還不叫他放松放松,叫他孬糟病了,你是不是就滿意了?
   三
   可能是我光顧了想心事,過中山路旁邊的那條銀行街小路時,沒仔細觀察,剛走到路中間,就有一輛風馳電掣般開過來的摩托車,直朝我沖了過來,我下意識地一躲,躲過了摩托車的車頭,卻沒能躲過車尾,還是被重重地撞倒了。我趴在地上,想支撐著身體站起來,站了好幾回也沒能站起來。每站一次腳背都鉆心地疼,我尋思壞了,是不是哪兒被撞骨折了?我一動不能動了。
   就在這個時候,就看見一個小女孩,飛快地從中山路那邊跑了過來,氣喘吁吁地跑到我跟前,蹲下身子,扶住我的胳膊說;老師,我來扶你。你別著急。撞到哪兒了?是腳脖子。哎呀,腫起這么老高!你別動。我送你去醫院。中山路那兒的中醫學院門珍部,一樓就是骨傷科。我們打個車過去吧。
   出租車雖然一直把車開到中醫學院門診部的大門前,可是大門前高高的臺階,對我卻是個難題,我的左腳一著地就鉆心的疼,我正想著該怎么扶著小女孩的肩膀,一只腳跳著上臺階,小女孩卻蹲下身子說;老師,來,我背你。
   不,不行!我連忙擺手。小女孩雖然個子很高,跟我個子差不多,也有一米七幾的樣子,可是,一看她那張稚氣未脫盡的臉,就能猜到,她也就十七八歲的樣子。我一個一百多斤的大男人,怎么能叫這么小的小女孩背我?
   老師,我能行的。在家里上山背柴火,一二百斤我都能背動呢。小女孩跟我解釋似地說,還要走十幾里的山路呢。
   你,你是農村來的?
   是的。小女孩回答說,我們家那邊是山區,燒柴都得靠上山撿干樹枝子割秋蒿。在家里我什么農活都能干。老師,我能行的,沒事的,這才幾步臺階呀。比起我們家的小南山,九牛一毛呢。
   你們家那兒也有個小南山?我有點震驚地問。
   是呀,我們就是上小南山打燒柴的。
   聽了小女孩的話,我更為震驚,甚至于不敢再往下問了。
   這時我已經被女孩背到了背上,想掙扎也掙扎不了了,好在臺階也就十幾個階,上了臺階后,小女孩并沒有停下,而是噔噔噔一直往大門里走,一邊說;老師,你別動,馬上就到了。
   經過醫生的檢察,又拍了X光片,我的腳并沒有骨折,只是軟組織挫傷。醫生給消了炎敷了藥,說休息幾天就好了。
   小女孩把我扶到椅子上坐下,又幫我打手機叫通了我老婆,老婆埋怨了我幾句,說你那么大個人,走路也不知道加小心,說她開完會就開車來接我。
   這時候我才仔細地打量起小女孩來,一張紅蘋果般稚嫩的瓜子臉,腮邊上兩個淺淺的小酒窩里,盈動著青春的勃勃朝氣,彎彎的嘴角上也總是掛著一絲甜甜的微笑。叫人一見之下就有一種親切感。是那樣的天真爛漫純潔可愛。我的腦海里卻突然浮現出一個遙遠的影子,那個不知道什么時候就會突然閃現在我腦海里的影子,我的心頭禁不住猛烈地顫抖了幾下。
   這時卻聽小女孩說;老師,我認出你來了,一開始我就覺得你像電視里講課的那位老師,我還聽過你的講座呢。你講得真好。你講的那個評析《紅樓夢》“金陵十二釵”,講得太棒啦!我全都詳細地記下筆記了。
   你是電大學生?
   我是電大函授班的。小女孩回答說,還有一學期就可以畢業了,到那時候我就可以從縣報的通訊員轉正成正式記者了。
   說這些話的時候,小女孩眼角眉梢都帶著興奮激動的神色,那種青春少年向往美好未來的興奮神情,不能不令人心生感動。我的心口窩也一陣發熱。
   姑娘,你會如愿以償的。我說。這時我想起我一直想問的一個問題,就問道;你家鄉是哪兒的呀?
   我家是榆樹縣石廟鄉楊柳河村的。姑娘痛快地回答說,我叫張小凡。
   說著她看了看對面墻上掛著的一個大鐘說;老師,我得去上課了。不能陪你了。你坐在這兒好好休息。一會你家人就會來接你了。
   張小凡說完這些話,站起身,說了聲拜拜,就向門珍部的門外走去,走到門口,又回過頭來,用她長睫毛下大而又亮的眼睛朝我甜甜地一笑,沿著門外的臺階,噔噔噔跑走了。
   我卻一直張大著嘴巴,望著她的背影,直呆呆地發愣。榆樹縣石廟鄉楊柳河村,正是我二十幾年前被流放監督改造的那個小山村,也是這么些年來,我心中一直念念難忘的一個隱秘,諱莫如深的一個隱秘。竟然這么巧就碰上了來自那個山村的小女孩,我不知道她認不認識那個女人,那個我想永遠忘卻卻一直無法忘卻的女人,只有半個屁股屬于我的女人,我沒有打聽,也不敢打聽。然而,我卻自始至終都覺得這個可愛又漂亮的小女孩,是那么親切,有一種似曾相識之感,或是夢里無數次夢見過的那個影子。
   四
   那是二十年前,大學畢業分配的前夕,我相戀了二年的女友藝術系的女友,突然提出和我分手,我中文系的導員,也一直在追求她,我從她那里得知,導員跟她說,我隱瞞了家庭的重大問題,說我的父親是個極其反動的右派分子,在勞改農場勞改期間,半夜逃跑,被警衛人員追捕時,進行反抗,被當場擊斃,我是屬于血仇子弟,我爺爺是個大地主,我也一直隱瞞不報。導員說我這樣的家庭,我不能按時畢業分配,分配也只能分配到邊遠的農村,永遠也回不了城。女友自然就不能再和我相處了,倒向了導員的懷抱。我一時氣憤至極,沖動之下,我在男廁所的墻壁上用紅藍鉛筆寫下一行大字:打倒黨支部書記王強!黨支部書記王強是個道貌岸然的偽君子!結果被上綱上線,說我這個血仇子弟,一貫對黨對社會不滿,要打倒共產黨,又把我日記中:“東風無力百花殘”,“流水落花春去也”等一些詩句,作為我對社會不滿的罪證,把我定為現行反革命分子,導員王強極力主張把我送進監獄,系分配小組里的工宣隊師付說這么年青的學生,應該給一條出路,就把我流放到了榆樹縣石廟鄉的一個小山村楊柳河村,由貧下中農監督勞動改造。
   沒想到我的到來,竟給村里添了大麻煩,村里沒有閑房子給我住,只能叫我住到大隊辦公室的一個半截小火炕上,一個人也開不了伙,只好輪流到每家吃飯,我又不會燒炕,經常睡在涼炕上,我輪流吃飯的李雙田家的媳婦張桂蘭就說,睡涼炕會落下病根的,就常來大隊幫我燒炕。有一天大隊老支書看見我抱著柴火和張桂蘭蹲在灶坑前燒火,眼珠轉了幾轉,把我叫到大隊會計辦公的西屋對我說:張凡宇,你的情況公社都跟我交待清楚了,你母親去世后,你再也沒有一個親人了,我看你一個人也過不了日子。你也看見了,李雙田的媳婦張桂蘭,當年也是咱們這一帶十里八村最俊俏的女人,沒曾想結婚第三天,男人修水利從山坡上掉下來,砸壞了腰,從此就成了癱子,家里家外的擔子,就落到了張桂蘭一個人身上了。一個婦道人家,一個人哪能撐得起?李雙田一直張羅要找一個拉幫套的男人,我們這兒別的啥都缺,就是打光棍的男人不缺,上趕子樂意上門的男人,本村外村的,不下十幾二十個,可那張桂蘭眼眶子高,一個也相不中,眼看日子越過越艱難,張桂蘭一個人掙的工分。連口糧都分不回來,老得靠隊里救濟,也不是常事。這些天我看見張桂蘭來幫你燒炕,我見她看你的眼神很不一樣,張桂蘭念過中學,有點文化水兒,一準對你這個大學生高看一眼的,你一個人也沒法過日子,我的意思是你就上門去幫幫他們,張桂蘭的模樣,你也見著了,就算拿到你們城市里,也不差誰。人心眼好又慈善,是個好女人,這樣你也算有了一個家,有女人心疼,有女人暖被窩.老李家是三代貧農,你到了他們家,和他們成了一家人,以后隊里就不把你當四類分子,當成普通社員看待,你也算有了一個好身分了。

共 11999 字 3 頁 首頁123
轉到
【編者按】天河雪小說《我拉幫套的女人》,寫了一個拉邦套女人的與“我”的緣分。北方民間有一種風俗,男人有病或體力不支,可以讓女人再找個男人作為幫手,三口人一起過日子,叫做拉幫套。“我”被扣上現行反革命分子的帽子,到一個小山溝里進行改造。卻不想做了拉幫套的男子,日子雖然貧困,三個人一起生活到還過得去,然而幾年后我被徹底平反,回了省城,正式分配了工作,被一個高大高貴的女人看中,成了家有了兒子。然而,高大的女人開車時把一個老人撞倒昏迷了,卻又逃逸了。警察很快找上門來,她推脫說是我開車撞了人。我被拘留了。他上下打通關系,只判了三年有期徒刑,并辦了離婚手續。把后續交待清楚了,去了美國。我又回到拉邦套的女人那里,看到了嶄新的變化,原來的茅草屋變成了漂亮的樓房,女兒也被接到家里。又成了縣電大老師。工作了半年,做了副校長。最后兩個人又照了一張大大的婚紗照。小說生動曲折,接近生活,結局圓滿,舒心之作。推薦欣賞!【編輯 遠近】【江山編輯部·精品推薦201911240001】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黃金山        2019-11-23 11:53:01
  這個女人很好!喜歡 足而知
2 樓        文友:黃金山        2019-11-23 11:53:57
  這樣發文簡單,很欣賞!寫什么編者按,故意麻煩,直接發
3 樓        文友:遠近        2019-11-23 19:59:14
  編者按寫的慢,所以先發了再來寫,如今補完了。主要是怕影響發稿時間。
4 樓        文友:劉銀科        2019-11-23 20:23:36
  這個曲折的愛情故事讀后讓人唏噓!愛情建立在患難與共,還是建立在別人的施舍上?小說中,男主角的故事為我們提供了答案。他始終忘不了那位在他最倒霉的時候曾給過他溫暖給過他幸福的山里女人,而對于出身高貴明媒正娶人高馬大盛氣凌人的城里妻子,他卻始終難以裝進心中。這是個應該深思的問題。農婦的善良樸實,勤勞賢惠與城里女人的驕橫跋扈,自私卑鄙形成了鮮明對比。而勢利虛偽的妻子終于棄他而去,也算是解放了他吧。小說情節曲折語言樸實,主題鮮明人物形象突出,敘述清楚重點突出,感染力強。只是對扶他去醫院的小女孩,在文中再未做進一步說明,似乎應該是他與山里女人的結晶,這個留白也許有些讀者會不敢貿下定語。另外,因情敵的破壞而使自己跌入深淵這個原因,與時代有沒有聯系?是不是時代悲劇?本文若能點一下就更好更完滿。
5 樓        文友:替燈紅        2019-11-24 22:07:57
  特別好,可信的故事才能引起讀者的共鳴。
6 樓        文友:王菊梅        2019-11-24 22:27:31
  這么好的一篇文章,可惜錯別字太多,作者和編輯老師都不是太認真,遺憾啊!
天上的星星之所以遙遠,是因為我們不了解它的私生活!
7 樓        文友:天河雪        2019-11-26 08:45:22
  謝謝編輯!謝謝文友留評鼓勵!眼神不好,有錯別字沒有杳出。我再仔細校正。謝謝提醒!
攀登文字,書寫心聲。靈魂追尋,夕陽借紅。
共 7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518娱乐城电子游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