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文學網-原創小說-優秀文學
當前位置:江山文學網首頁 >> 暗香文墨 >> 短篇 >> 情感小說 >> 【暗香·人生百態】半邊面具(小說)

精品 【暗香·人生百態】半邊面具(小說)


作者:易辭 童生,674.05 游戲積分:0 防御:破壞: 閱讀:6946發表時間:2019-11-26 16:19:33


   蘇陽城內蘇家是朝廷重臣,皇親國戚。蘇夫人還是當朝皇上的堂妹,人稱蘇格格,夫妻還有一子,便是蘇軒。
   蘇軒儀表堂堂,風度翩翩,說起這蘇軒從小就體弱多病,被其父送去練武,以便強身健體。夫婦對蘇軒也是疼愛有加!
   一日,蘇軒興高采烈地跑到正堂,叫喚道:“爹。”
   只見蘇老爺一人正在正堂看書。
   “軒兒,這等匆忙,有何事呀?”蘇老爺一見蘇軒額頭冒著豆大的汗珠。
   蘇軒見桌子上放了一杯茶,立馬喝了起來,才說道:“爹,我……我想娶妻了。”
   蘇老爺一聽,倒是沒有被嚇到,而是高興地放下書本,說道:“好事啊,是哪家姑娘?”
   蘇軒走了過去,說道:“是街市巷口豆腐坊家的林小玉。”
   “豆腐坊家的姑娘,這個怕……”
   話音剛落,蘇格格從大堂后面走了出來。一身綾羅綢緞,戴著配飾,一個婢女攙扶著,蘇格格原本皇親,過慣了貴族生活。
   “我不同意,一個豆腐坊的丫頭,怎么能進得了我蘇家的大門。再說了,想當我蘇格格的兒媳,至少得王爺郡王之女才行。”
   蘇老爺是自然不敢說些什么的,雖說是夫人,但還是格格,所以蘇老爺還是要敬她幾分的。蘇軒一聽,連忙走到身邊,邊給自己額娘錘肩,邊小心翼翼地說道:“額娘,您別看是買豆腐的,小玉她很賢惠的。您說的那些郡王之女,可我都不喜歡她們。”
   “不喜歡,你都沒見過,怎么知道喜不喜歡。你呀,不要見到什么姑娘就說娶她,說不定她是看上蘇家的顯赫,才這樣的。”
   蘇軒見額娘還是不同意,再說道:“額娘,小玉是不知道我是蘇家公子,她真的不是你想得那樣的。”
   蘇格格只見兒子還想再說,有點不耐煩地說道:“好了,這件事額娘不同意,慧兒扶我回房去。”
   說完,蘇格格也就回房了。
   蘇軒不高興地坐了下來,說道:“爹,您怎么不幫我說句話呢!”
   “哎,軒兒啊,不是爹不幫你,你也知道你額娘的脾氣。這樣吧,晚點我和她說說去。”蘇老爺說完,又欲言又止。
   蘇軒也沒在多說,便出門去了。
   夜晚,街市張燈結彩,街道甚是熱鬧。蘇軒和林小玉約好了,今晚要去看燈會的。
   “蘇軒,你回家說親的事,怎么樣了?”林小玉問了問,說起林小玉,心地善良,也剛正不阿。也常常幫助弱小,看誰欺壓百姓,便要“拔刀相助”。所以,自己會個三腳貓的功夫,其母已亡故,只有父親一個親人,父女倆靠著豆腐坊過生活。
   蘇軒吞吞吐吐地說道:“小玉,這事……這事恐怕我娘不同意。”
   “什么?不同意,本姑娘還不同意呢!”林小玉性格比較直。
   “不過小玉,這件事我會再和我娘說清楚的。”
   “好像說得我林小玉沒人要一樣,反正我就賴上你了。走吧,我們去那邊看看去,那邊熱鬧。”
   兩人便往人多的地方去了,而在這時,只見一人慌忙地從人群中穿過,還推了林小玉一下。
   林小玉大聲喊道:“真的是,你是沒長眼是嗎?”
   蘇軒走過去,問道:“沒事吧?”
   這話剛說完,緊接著后面兩個男子也追了上去,還異口同聲地喊道:“別跑,站住!”
   那男子跑到巷口,只見在匆忙中從懷里掉落了一些金銀,繼續往前跑去。后面那兩個男子到處尋找,發現了一只金簪掉落在豆腐坊的門口,其中一名男子便斷言十之八九是跑進坊里了,但門卻是緊閉的。不一會兒,一位膘肥體胖的富態公子帶著手下趕了過來,看起來氣勢洶洶。
   追趕的男子走了過去,對著他說道:“公子,您看這簪子,應該是躲進這坊里去了。”
   原來是鄭家金器店的公子,鄭富。他接過簪子,看了看這豆腐坊,心里想著:一定要捉住他,要是被發現了這件事后果不堪設想。
   “來人,進去搜。”
   門被狠敲著,林家老爹頓時驚嚇到了,放下手里的活趕緊出來開門。
   “誰呀?”林老爹邊開門邊問。
   只見那公子走了進來,出現在林老爹的眼前,林老爹先是驚愕了一下,顫抖地說道:“鄭……鄭公子,您怎么來了?”
   “剛才是否有人來過這里?”
   “并沒有……什么人來過這里。”
   “來人,搜一下就知道了。”
   那幾個手下聽到命令,直接進門搜查,左翻右看,把屋里的東西都翻亂了,都沒有找到那個偷東西的人。
   “公子,沒有!”
   鄭富心想,人到這里就不見了,說不定被這老頭藏了起來。不行,一定要捉住他。
   鄭富頓時狠狠地抓起林老爹的衣領,瞪著眼睛問道:“說,到底把人藏哪了?要是再不說,我就把這里給燒了。”
   “我……鄭公子,我真的不知道,也沒有人進來過啊!”
   “哼,還不說!給我打!”
   幾個手下直接就拳打腳踢,瞬間就把他打得個半死。
   “我再說最后一遍,把人交出來!”
   林老爹氣喘吁吁,吐字不清地回道:“公子……確實是沒有見過。”
   “好你個老頭,既然不說,那就別怪我了!來人,把豆腐坊給我燒了!”
   隨后,烈火在熱鬧的街道熊熊燃燒了起來,待到林小玉回到家中,已經燒成灰燼了。
  
   二
   翌日清晨,林小玉緩緩醒來,又獨自流起眼淚。
   蘇軒走進房門,來到床前。
   “小玉,這件事我會幫你查清楚的,不會讓林老爹死得不明不白的。”
   蘇軒把她抱在懷里,林小玉只自顧自地哭著。
   過了一會兒,林小玉逐漸昏睡過去。蘇軒看她又睡了過去,走了出來,關上房門。
   蘇軒心里在想:怎么會突然間起火?不,這件事我要查個明白才行。過后,蘇軒來到豆腐坊,只見一片廢墟,不成了樣子。
   蘇軒街坊打聽得知,是林老爹失火引起的。蘇軒再到廢墟旁踱步,突然間在門口方向不遠處,發現了一只金簪。他撿了起來,看了又看,怎么這里有一只金簪?難道是誰丟失的?蘇軒也不再多想,拿起簪子就離開了。
   回到蘇府,蘇軒拿起簪子,想了又想,總覺得這件事沒那么簡單,為何在門口會有這個簪子?這又怎么解釋?這件簪子的來處……對,簪子的來處!
   蘇軒拿起簪子又出門了,來到一家金器店。
   “老板,您幫我看看,您這里有這種簪子嗎?”
   店老板拿了起來,看了又看,說道:“公子,這只簪子可是上等金器制成,我這店小,賣的也只是二手金器而已。再說了,這上等金器,都能頂得上我這家店了。”
   蘇軒又問道:“那您可知道,這只簪子能在哪家金器店可有的?”
   “這種上等簪子,蘇陽城內,或許只有鄭家金器店才有,你可以去看看!”
   “好,謝過店老板了!”
   蘇軒聽了店老板的話后,便往鄭家金器店方向走去。一到門口,那是相當氣派,走進走出的都是達官顯貴之人。蘇軒走了進去,店小二趕緊出來詢問:“公子,您到處看看,鄭家金器店可是這蘇陽城最好的金器店,您想有什么金銀首飾,珠寶瑪瑙都有。”
   蘇軒一聽,什么都有,便問道:“是否有金簪子?”
   “有,您過來瞅瞅。”
   只見店小二拿出好幾盒金簪子,個比個晶瑩,精美。
   蘇軒拿了起來,看了看,好像和自己撿到的這一把是一樣材質的。蘇軒想買上一只,到那金器店問問老板不就可以知道這兩只是否一樣了。
   “那這簪子價格多少?”
   “公子,這簪子可是上等金器制成,所以每個簪子五百兩。”
   蘇軒心里想著:五百兩?這小小的簪子,居然價值五百兩。
   這時,店小二又小聲說道:“我看公子穿著不凡,想必是顯赫人家。五百兩要是還嫌不好,店里還有幾件一千兩的金器,您可看看?”
   蘇軒頓時在心里犯嘀咕,沒想到這金器店既有如此昂貴的金器。蘇軒也沒打算要買,只是要做個對比而已。
   “一千兩的金器,那倒不用了,就這個吧!”
   “好好好,那您稍等,我給您裝起來。”
   蘇軒又回到剛才的金器店里。
   “老板,您再幫我看看,這只簪子的材質是否是一樣的?”
   店老板接過這兩只簪子,仔細看了起來,過了一會兒才說道:“公子,這兩只簪子確實是材質相同的,都是上等金器。”
   蘇軒心想,難道豆腐坊的事真的和這金器店有關?
   “老板,您能和說說這個鄭家金器店嗎?”
   “鄭家金器店已經在蘇陽城開了好些年了,其實這鄭家鄭老爺原本是在朝廷當官的,好像官挺高的。不過這兩年才退下來,聽說是身體不適,便早早辭官回府。如今啊,也算是在頤養天年了!不過說起這金器店,倒是挺奇怪的,鄭老爺當官時,這鄭家金器店倒是挺平常的,自從鄭老爺辭官后這兩年,那金器店可是風生水起,一天比一天好,那進進出出的都是達官顯貴的人。”
   “您是說,之前的鄭家金器店并沒有如今這般景氣?”
   “是啊,哎,如今我們這種小店,怕是做不了多久了。”
   “打擾老板了。”
   說完,蘇軒也就出門,回家了。
  
   三
   深夜,林小玉睡了又醒,醒了又睡,蘇軒看著心疼了。蘇軒看她又睡了過了,獨自站在窗前,腦海里都是鄭家金器店的事。頓時,他想起那年師父給他半邊面具,師父告訴他,練武者,一定要幫助弱者,要正義凜然。半邊面具,一半是正義,一半是決心。
   他拿起這半邊面具,換上黑衣,戴好面具。一會的功夫,便來到鄭家府邸屋頂。四處都是寂靜的,只見在月光下,屋頂呈現出一個若隱若現的黑影。他輕輕移動房瓦,看到了鄭家父子的身影,也聽到他們的對話。
   “富兒,我已經聯系好了,明日夜時三刻,在那橋頭和他見面。”
   “知道了,爹!還有……還有豆腐坊那件事!”
   蘇軒在屋頂上一聽到“豆腐坊”三個字時,頓時瞪大了眼睛。
   “這事無妨,知府那邊我早已打點好了。意外失火引起就是了!”
   “謝謝爹,那您早些歇息。”
   說完,鄭富也就出去了。
   蘇軒又緩緩移動瓦片,想了想剛才那句話鄭老爺說的那句話:明日夜時三刻,在橋頭相見!
   隔天,林小玉看起來更加疲憊,林老爹的死給她很大的打擊。蘇軒推開房門,走了過來。
   “小玉,你看窗外,那花開得多么漂亮啊,你去看看唄。”
   林小玉像是聽不見蘇軒的話那樣,依舊還是那個樣子。
   “小玉,你放心,這件事我一定給你查清楚的!但是,這件事過后,我希望你能重新振作起來,如果你爹要是知道你如今這個樣子,那該心疼了。”
   林小玉頓時反應了過來,淚又流了下來。嘴里說著:“爹……爹,小玉想你!”
   蘇軒看著她現在這個模樣,難免心疼了起來……
   夜晚,蘇軒早已來到橋頭,一身黑衣,半邊面具。不久,只見一人瞻前顧后地望著,最后停留在橋頭。這時,另一邊也走來了一個人,原來是鄭富。
   “喵,喵……”鄭富做著貓叫聲,而另一邊也回應了幾聲貓叫聲。
   “公子,這邊!”那人小聲地叫喚道。
   “東西帶來了嗎?”
   “帶來了,您收好了!”
   只見那男子拿了一袋東西,給了鄭富。
   “辛苦你了!”
   說完兩人也就原路返回了,蘇軒知道那人是鄭富,也就不跟著去,而過跟拿東西給鄭富這個男子的身后。蘇軒三步化作兩步,迅速地打暈了那個男子。
   隨后便把他帶到郊外一間破廟里。
   蘇軒點了火,喚醒了昏迷的男子。
   那男子緩緩蘇醒了過來,看到眼前穿著黑衣,戴著半邊面具的人。倒是嚇到了,顫抖地說道:“你,你是什么人?”
   蘇軒不緊不慢地回道:“我是誰,你不用知道。你只需要告訴我,你拿了什么東西給了鄭富?”
   那男子咽了咽口水,害怕地說道:“是,是金銀首飾!”
   “哪來的金銀首飾?拿給鄭富做什么?”
   男子吞吞吐吐地說著:“這個,這個是……”
   “是什么?你最好都交代出來,否則可別怪我了!”
   “這個……是從宮里帶出來的,拿給……拿給鄭富作為金器店里擺賣的。”
   “宮里?為什么要從宮里帶出這些金銀首飾?還有,你是什么人?”蘇軒漸漸威逼。
   “我是宮里的公公,從宮里帶出是為了買錢的。再說了,我……我也是受人之托而已,不是我,我哪有天大的膽子啊!”
   “那是誰叫你從宮里帶出來的?”
   “是……是鄭妃娘娘!”
   “鄭妃娘娘?和那鄭府有何關系?”
   “是的,鄭妃娘娘乃是鄭府鄭仕大人之妹。”
   “什么?”
   蘇軒心里想著:原來這鄭家金器店一直都是靠著宮里的鄭妃,從宮里拿出這些首飾出來販賣的。
   “好了,這事明日你再說個明白吧!”說完,蘇軒又把他打暈了過去。
   隔天,一大早,只見那公公被包得嚴嚴實實地丟在蘇府的大門口,被蘇家下人看見了,匆忙進來稟報。
   蘇格格一見,便知道他是鄭妃身邊的公公。他將事情的來龍去脈都說了出來,也知道了鄭家里應外合,偷取宮中金銀財寶販賣,而蘇格格畢竟乃皇親,也容不得這件事再發生。她立馬換上衣裳,進宮面圣,將此時稟報給皇上。
   最終被皇上派人查明真相,抄了鄭家金器店,收了府邸,還把鄭妃降為嬪。
   林老爹的死,也被一一揭露,蘇陽知府因此被貶謫流放。蘇格格也許是見林小玉可憐,最終答應了他們這們親事。而蘇軒化作半邊面具之人,依舊不被外人們所知。
   從此,蘇陽城內,要是出了什么不法之事,那半邊面具的蘇軒便會伸出正義之手,所以城里總是流傳著半邊面具的俠義之人。

共 4720 字 2 頁 首頁12
轉到
【編者按】這是一篇傳奇小說,寫帶著半邊面具的蘇軒破鄭家金器店秘密的事兒,塑造一個俠義人的形象。事出反常必有妖,多行不義必自斃! 故事從蘇家寫起,蘇夫人是格格身份。兒子蘇軒欲娶豆腐坊家的姑娘林小玉為妻。和家父商量,蘇夫人不同意。蘇軒出門赴林小玉的約會。路遇追人,金簪落豆腐坊門口,追趕人懷疑人躲進豆腐坊,鄭公子搜查不見人,痛打林老爹并火燒豆腐坊。林小玉傷心欲絕,蘇軒安慰,想察明真相,拾金簪探源頭,疑是鄭家金器店之物,借機打探鄭家來歷。蘇軒帶半邊面具夜探鄭府,聽到隱情,追查送貨人,審出宮里公公受鄭妃委托資助鄭家做買賣。包得嚴嚴實實的公公被扔進蘇家,蘇格格進宮面圣,鄭妃被降為嬪。江湖傳揚戴半邊面具的俠義之士。小說構思布局獨特,故事情節離奇,給人以警示。感謝賜稿暗香,問候作者,推薦閱讀!【編輯:阿陸】【江山編輯部·精品推薦201911260009】

大家來說說

用戶名:  密碼:  
1 樓        文友:阿陸        2019-11-26 16:20:54
  品離奇故事,問好易辭老師,祝佳作不斷!
2 樓        文友:阿陸        2019-11-27 04:09:23
  恭喜斬獲精品,祝賀易辭老師
3 樓        文友:玖愛似泉        2019-12-22 20:04:26
  易辭大哥這篇小說真不錯,我編輯的那篇也挺好,期待你更多的小說呢。
盡所能,找真相。
共 3 條 1 頁 首頁1
轉到
手機掃一掃分享給朋友
分享按鈕 518娱乐城电子游艺